陈楸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给人工智能系统输入了上百万字自己的作品之后,人工智能系统可以通过输入关键词和主语等,能自动每次大约写出几十到一百字以内的内容。经过反复大量的学习之后,人工智能已逐渐熟悉了他的写作偏好,比如在使用祈使句时爱用什么句式、描写人物动作时喜欢用什么样的形容词等。“第一次看到人工智能程序写出来的句子时,我觉得既像又不像我写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人工智能写的这些文字没有逻辑性,也无法对上下文的剧情和情绪产生指涉性的关联,为了把这些文字不经加工地嵌入到人类写作中去,我必须做更多的事情。所以最后我围绕着这些人工智能创作的语句去构建出一个故事的背景,比如说发表在《小说界》2018年第四期的《出神状态》中人类意识濒临崩溃的未来上海,比如收录在《人生算法》中《恐惧机器》中完全由人工智能进行基因编辑后产生的人类星球,在这样的语境中,人工智能的话语风格可以被读者接受并被视为合理的,而且是由人类从与他者的对话情境中带出,从认知上不会与正常人类的交流方式相混淆,因此它在叙事逻辑上是成立的,是真实可信的。这次与人工智能共同创作的试验之后我发现,不是机器帮助我完成写作,而是我帮助机器完成了一篇小说的写作。”

如果是人工智能写作的文学作品,你会阅读吗?今年年初,走走所在的谷臻故事工场,与上海的《思南文学选刊》做了一次文学作品的评选活动,参评作品是国内20家纯文学刊物2018年全年刊发的771部短篇小说,而担任评委的,是叫做“谷臻小简”的人工智能系统。评选结果出来前一天,“谷臻小简”选出的最爱读物始终是莫言的《等待摩西》。但到了次日,同样参与此次评选的《小说界》和《鸭绿江》两家刊物的80部短篇小说赶到后,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谷臻小简”选出的年度短篇是陈楸帆发表于《小说界》2018年第4期的《出神状态》,而莫言的《等待摩西》屈居第二。

这个榜单出来后,让包括走走在内的众多业内人士感到“震惊”,走走联系上陈楸帆之后才知道,排在第一的《出神状态》,有人工智能写作参与其中。走走感慨万千地说:“一个AI,何以从771部小说中,准确指认出另一个AI的身影?我们相信人工智能系统的公正性,它不会有人的感情因素在里面,也许正如有作家点评的那样,人工智能更喜欢读科幻,这样才显得很合理。”

范墩子告诉记者:“对我个人而言,写作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因为写作,我的生命不至于无聊寂寞,也因为写作,我的心灵有了更多的寄托,我在我虚构的故事里,寄托了我所有美好的祝愿。对于大众,文学会让这个时代变得更温柔。文学就像夜里的月光,可以照亮所有迷茫、悲伤、痛苦的人们的心灵。无论这个时代怎样发展变化,文学永远是最为恒定的精神事物,人们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需要文学的滋润和洗礼。文学让人心安宁,带给人们美好的希望。”

奎罗斯曾在曼联担任弗格森的助理教练,此后单独执教皇马并不成功,2011年他接手伊朗国家队,一待就是8年,在他的改造下,伊朗队长期占据亚洲第一,并且两次参加世界杯。阿联酋亚洲杯前,奎罗斯就表示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率领伊朗队参加国际大赛,无论亚洲杯结果如何,他都将在亚洲杯之后离开。

赵万东题为《做新时代的“硬核青年”》的演讲内容如下——

人工智能写作有明显的局限性

人工智能写作,会对文学创作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其实,银行系基金公司也多少有这方面的忧虑。在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后,如何在内部业务竞争中划好“楚河汉界”,将成为影响银行系基金公司未来发展的重要因素。某银行系基金公司市场总监向记者表示,过去基金公司规模中有很大部分来自于银行的支持,未来银行理财子公司开展业务后,如何合作和竞争,目前还在等待总行政策的明朗。

据了解,目前,哈尔滨地铁全线车站都为行动不便及重度残疾人开通了点对点预约服务。乘客拨打51986000,到达车站后,地铁工作人员将提供全程帮助:带领乘坐无障碍电梯,进站购票、过闸机、乘车,接车、带领出站。地铁全线车站标配母婴护理台,共安装了29个母婴护理台;车站里设置41处便民雨伞领取处,共投放雨伞3000把,乘客缴纳30元押金即可借用,雨伞可在任意车站归还。(记者邢汉夫)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称,根据其掌握的一份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公告,美国务院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的副手马克∙兰伯特将于2月11日至12日访问莫斯科。这份公告称:“特别代表马克∙兰伯特将于2月11日至12日访问莫斯科。他将与负责朝鲜问题事务的俄罗斯高级官员和专家会面,继续为在朝鲜半岛实现完全的、可核查的无核化而努力。”

文学作品评选人工智能做“评委”

好的文学作品总会受到读者的喜爱。

《出神状态》排在《等待摩西》之前,是否就能表明前者的语言就好于后者呢?对此,走走表示:“人工智能在目前还无法分别出来语言的好坏。它无法评选出一个作家的这部作品语言好还是下部作品的语言好,也无法判断出是莫言的作品语言好还是余华的作品语言好,因为即便是我们人类来做判断,也只会选自己喜欢的风格的作品。像‘谷臻小简’这个人工智能系统,它已经阅读过几千部优秀剧本,近万部网络文学与纯文学作品,它能以闪电般的速度读完几百万字,理解情绪,提取结构,把握叙事节奏感……但它还没法甄别语言的好坏,应该说人工智能目前还没法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古老的行业。”

传统文学创作需要更多关注未来

在科技日新月异不断进步的当下,人工智能正在深入的改变人们的生活,智能机器人、智能穿戴、智能手机等,都让世界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其中的人工智能写作,正在成为一种新生事物,人工智能创作的文案、电影剧本、诗歌、小说等,不断出现在世人面前。人工智能写作,将改写文学创作的未来?面对高科技的发展和影响,有作家表示,借助高科技的手段完成写作依然还在尝试探索当中,而借助高科技的发展,可以激发作家的想象力、开拓其创作空间等,从而更好地推动中国文学创作的发展。

陈楸帆表示:“现在的智能写作只是一个开始,未来我相信人工智能将会更深入地卷入人类写作和叙事中,未来的文学版图也许会变得更加复杂而有趣。”

近年来,随着青海省开通的国际航线日益增多,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出境游的方式欢度新春佳节。今年春节期间,除西宁至海口、三亚、昆明、北海、哈尔滨、乌鲁木齐等冬春热点旅游航线出行需求出现爆发式增长外,出境游也迎来小高峰,前往泰国曼谷、柬埔寨暹粒、越南芽庄等东南亚国家的客流呈现较大幅度增长。

陈楸帆认为,现在的人工智能写作情况,是一种“初级的机器辅助写作”,给人工智能一个关键元素、关键词,人工智能能够从数据库中检索,找到历史上所有涉及这个词语的文本。例如,单写一个“云”字,人工智能就能查到历史上不同时段、不同文本里描绘“云”的不同方式,为作家提供选择。“人工智能写作的局限性也非常明显,尽管写出来的句子最初看过去非常相似,但是,多读一些就很容易识别出哪些是机器写的,哪些是人写的。机器写的句子往往在50字、100字以内让人惊讶,但是把长度扩展到200字、500字时,涉及到句与句、段与段之间的关系时,就会让读者感觉莫名其妙,像小学生写的。而在我们平时读的小说里,作家常常会在一些地方埋下伏笔,又或者描绘一个行动后,人物有什么样的心理变化,具有内在逻辑关系,但这是目前人工智能都还学不会的技能。”

对于人工智能写作,范墩子表示:“我个人从内心来说不接受人工智能写作这一方式,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智能写作的出现,可以改变我们传统的写作观念和思维方式,因为人工智能的出现并非偶然,我们应该敞开心扉,更大程度接纳它。毕竟,人工智能技术正在一点一点地改变我们的生活。排斥它,是愚蠢的做法。我不觉得智能写作会危害中国文学,恰恰相反,智能写作的出现会更大程度地刺激到作家,以让我们摒弃陈旧思想,有了危机感,作家就不仅仅会考虑我们的历史和过去,更会去思考未来。而关注人类的未来,恰恰是中国作家最为欠缺的东西。更多的关注未来,我们也许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在全部771部短篇小说中,人工智能选出的10部作品,有人工智能参与写作的作品超越莫言的作品名列第一;接触过人工智能写作的青年作家走走、陈楸帆等表示,用人工智能写作仍有很大的局限性,文字段落之间没有逻辑性、没有独特的情感倾诉等,比如在我们平时读的小说里,作家常常会在一些地方埋下伏笔,又或者描绘一个行动后,人物有什么样的心理变化,这些都具有内在逻辑关系,但这一点是目前世界上所有人工智能都还学不会的技能。青年作家范墩子表示,智能写作的出现会更大程度地激发作家去思考未来,从而创作出更好的文学作品。

答:中方高度重视有关情况,我们正在对此开展调查。

洪孟楷表示,台“行政院”近期有一笔1200万元的政策沟通营销预算,内容应是要媒体针对政策做宣传,然而关乎重要公款运用,竟然评选委员名单内有“民进党新闻部主任”,其余评选委员也大有来头,有苏贞昌幕僚、前民进党网络部主任等人,“千万媒体营销预算,毫不掩饰地以民进党人士来评选决定,吃相难看就算、更让人怀疑是否藉此养网军、带风向,实在离谱!”

国家统计局17日发布消息称,国务院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国家统计局近期对四川省德阳市下辖广汉市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违法举报线索进行了立案调查。值得注意的是,年内已有数地因经济普查数据造假遭到曝光。近两个月,国家统计局已经“点名”了数起经济普查数据造假。

与合作伙伴搭建生态圈

坚持生态保护优先,是为了让人民有更多获得感。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群众的需要呈现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特点,期盼享有更优美的环境。为此,一方面,要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重大民生工程来抓,使老百姓拥有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家园;另一方面,要加快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的步伐,以持续改善的生态环境来促进投资环境和人居环境的优化,助推旅游业、金融业、生物产业等新兴产业快速发展,让广大人民群众更直接感受到保护绿水青山就是保护金山银山,在拥有蓝天碧水的同时,“绿色福利”,决不能让老百姓守着“金饭碗”富不起来,也决不能走以损坏生态环境为代价搞发展的老路。

如果因加装电梯发生争议,怎么办?《规定》提出了解决办法:当事人可通过协商解决。如果是要求基层人民调解组织调解的,基层人民调解组织应当依法调解;如果协商或调解不成的,当事人可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